记者调查Uber私家车做兼职一周能赚上千元

记者调查Uber私家车做兼职一周能赚上千元

  手机上轻轻一点,输入上车地址,发出一条打车请求,用不了五分钟,就有一辆专车开到面前……今年以来,这已经成了都市白领张小姐每天上下班的主要出行方式。

  去年快的、滴滴轮番上演了“补贴大战”,但随着两家宣布合并以后,赠送的优惠券越来越少,火药味也烟消云散。但打车软件之间的竞争却没有因此而停息。最近,一款来自美国的打车软件Uber突然在杭城风靡了起来。

  外来的Uber打车软件为什么突然成了大家的“宠儿”?它的出现会颠覆人们的出行方式吗?在乘客享受“专车服务”的同时间,如何保障其安全?

  18点43分,记者打开下载好的Uber叫车软件,进入主界面,填好上车地点,选择零起步价的车型“人民优步”,点击最中间四个字“点击用车”就可以直接叫车,30秒不到,有司机接单了。这时,左下方出现了司机的头像以及名字“涛”,右下方是专车的车牌号浙AXXXXX。

  随后,记者马上接到了一个男子的电话,“小姐,我是Uber司机,您在哪里?”“我在杭州日报新大楼,它的具体位置在体育场路218号,在中河高架下面。”“好的,我就在附近,您稍候。”

  等了5分钟,记者没看见车的踪影,打了个电话给司机。电话那头传来焦虑的声音“您的具体位置能不能再说一遍,我不太找得到”。随后,记者又详细地说了一遍,顺便还教司机如何找到路。19点02分,专车司机终于找到了记者上车的地点。

  一辆白色的别克凯越私家车出现在面前,记者上了车,司机连忙说抱歉,“我在临平上班,对杭州市区的路不是很熟悉。您要去哪儿?”“塘河新村。”“这个地方我不是很熟悉,还是导航吧。”

  随后,司机点击他的手机Uber司机APP的绿色按键,开始行程。该按键马上显示为红色,表示行程开始,随之计费也开始。

  司机是个二十六七岁的小伙子,戴着一副眼镜,穿着格子衬衫,跟软件上看到的照片挺像的。

  “嗯,我每天下午5点半下班之后,从临平赶到市区兼职。”司机说,他已经兼职了三周。

  早就听说专车与出租车不一样,会有一些较贴心的服务,比如免费饮用水、免费wifi以及雨伞等服务,但是记者在车上并没有享受到这些服务。

  19点23分,终于到了目的地,司机点击红色按钮,结束行程。下车后,记者绑定的银行卡传来了扣费的信息,同时还收到了Uber传来的邮件,其中有地图行程、路程、时间等情况,本次车费共16元。

  此前,记者打了同样线路的出租车,出租车显示的价格为21元。而打一号专车价格在35元-40元之间。

  “像我的车子,在Uber中的起步价是零元,的确会比出租车便宜,所以很多人喜欢用这个软件打车。”司机回答道。

  在杭州武林广场附近一公司上班的张小姐说,自从有了Uber软件后,这成了她主要的出行方式。张小姐告诉记者,她叫到过最好的车有宝马320和奥迪A4L。

  “它的叫车速度也非常快,同样是软件叫车,滴滴、快的叫专车要花上比较长的时间,更不用说在路边打出租车,高峰时等上半小时可能都打不到一辆出租车。”张小姐说,Uber就比较方便,她试过很多次,发出一条打车请求,1-2分钟肯定会有人接单,到的速度也快。

  闲聊中这位Uber司机还告诉记者,他每天下班后到杭州市区兼职到晚上8、9点,一周下来能挣千把块钱。

  “杭州是个旅游城市,打车需求很大,市场也很大,由于路堵或缺少出租车,打不到出租车是常有的事,我们的出现正是填补了这个缺口。”该司机表示。

  记者在采访中也发现,目前,大量的私家车主正在加入了Uber打车软件,通过这个平台赚点外快。

  “我是跑销售工作的,工作时间相对自由,空的时候拉点生意赚点外快。”一位兼职的Uber专车司机表示,他们不用像出租车司机一样交份子钱,在早、晚高峰时段还有两倍的补贴,一个月随便跑跑就可以赚2000多元。

  “我家住在城西,工作地点在滨江,每天开车去上班,光是油费就是一大笔开销。”司机沈先生说,他加入Uber后,每天上下班还能找几个顺路的人一起回家,分摊一下油钱。

  除了兼职的司机,不少人成了专职司机。“我和老婆开了一家小店,店里不是很忙,反正闲着也是闲着,我就开始全职做专车司机。”司机张先生说,他是从去年11月份开始做全职司机,每天早上十点出门,开12个小时,一个月下来,可以赚到1.6万-2万元。

  据他透露,Uber报名点每天有3场培训,每场培训的人员大概有100多位私家车车主,算下来,一天就有300多位车主报名加入专车队伍。

  Uber打车软件的出现,让消费者享受了叫车的便利,同时也让私家车车主赚到了外快,有人甚至认为它将是对人们出行方式的一种颠覆。但在一系列叫好背后,玩什么手游可以赚钱也有人提出了不同的看法,认为其存在重重隐患。

  采访中,不少打车的乘客反映,专车司机对杭州的路况并不熟悉,经常会出现不认识路绕路的现象。“多绕的这些路,该怎么计算费用呢?”

  “西湖景区双休日是单双号限行的,这些车子不能像出租车一样进出自由,如果双休日是双号限行,可能要重复叫好几次车。”有人说。

  同时,它还存在不小的安全隐患。私家车加入Uber,门槛比较低,只要是浙A牌照、2年以上驾龄、车辆在5年内购买、裸车价位不低于10万元即可加入。

  有业内人士就提出质疑,从车辆角度来说,这些专车存在未按时检测、保养、维护的问题,在安全性能上得不到保障。从乘客的责任风险角度说,这些私家车车主,没有经过专业的技能、服务培训,一旦发生车祸、事故,责任主体也找不到,乘客得不到应有的保障。

  因为存在重重隐患,Uber打车在海外遭遇了一连串的叫停。面对专车软件的是是非非,法国政府宣布从今年1月1日开始禁止Uber专车服务。去年7月份,韩国放言封杀Uber,首尔市政府发表声明称,禁止未注册的私人或租用汽车提供收费的运输服务。去年9月,德国法兰克福一家法院发布禁令,将在德国全境封杀Uber。理由是因Uber对当地出租车行业带来了不正当竞争。今年2月,针对日本福冈市等地兴起的Uber的拼车服务,日本国土交通省要求停止该活动。

  杭州打车难的诟病,已经不是一天两天了。正是存在这样的诟病,滴滴、快的、Uber等叫车软件才有了施展拳脚的余地,它们的便捷、快速、高效,让越来越多的消费者更愿意通过软件来打车。

  但是让市运管部门头疼的是,打车软件充当了一个“网络黄牛”的角色,消费者通过这些软件打到的专车,可能不是租赁公司的营运车辆,而是没有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的私家车,简单地说,消费者打到的是一辆黑车。

  杭州出租车协会的秘书长许增期表示,无论是滴滴、快的、还是Uber提供的专车,根据《浙江省道路运输管理条例》,只要是没有取得道路运输经营许可证的私家车,涉嫌非法营运,这种车就是黑车。尤其像Uber,车子收费比出租车还便宜,这种专车已经不能与出租车形成差异化竞争,实际上是在搅乱市场秩序。

  言下之意,相关部门是不是会对这类软件采取一些动作呢?市运管部门相关负责人表示,专车服务要分类处理,如果私家车利用打车软件从事非法营运,他们发现一起,查处一起;如果是1+1+1模式(软件提供叫车、接单的服务平台,汽车租赁公司出车,第三方劳务公司派司机),他们认为这种组合是违法的,但在查处时没有明确的立法来规范。

  一边是专车给消费者带来便利,使得社会闲置资源被再利用,另外一边,这些专车又在市场监管上存在真空地带,有打擦边球的嫌疑,这就形成了一对矛盾。

  这对矛盾该如何化解,浙江工商大学工商学院市场营销系副教授楼天阳博士有自己的理解。“打车软件的确是一种新事物,它能够生存下来的原因,正是因为消费者有这种需求。”楼博士说,它的出现可能会对传统出租车市场造成冲击,但应该用一种发展的眼光去看待这件事情。

  楼博士认为,当前最需要解决的问题,就是有相应的法律法规出台规范这些打车软件,让市民既能享受到便利,又能够监管市场。

  昨天,记者也从市运管部门了解到,接下来他们会有相应的整治措施,比如,与Uber、滴滴、快的等几个打车软件提供商约谈,要求他们规范经营。

  习近平强势治国李克强视察工商总局李敏镐秀智恋情日集会抗议安倍政权职业打假人年赚百万访民被截访者捅死不动产登记满月李光耀逝世俄罗斯导弹击落MH17聂树斌行刑时间存疑政协委员掌掴交警方子翼逝世长安街最后烟囱熄火治理大气扎实举措中学生打砸学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