晋江“励志哥”自学成播音员在家躺着从网上赚

晋江“励志哥”自学成播音员在家躺着从网上赚钱

  代理什么项目好

  躺着赚钱是许多人开玩笑时说起的梦想,晋江26岁小伙子张火炳真正是躺在床上赚钱,但他却成了不少人眼中的“励志哥”。9年前,张火炳遭遇车祸,高位截瘫,基本只能躺在床上生活。生活给他关上了一扇门,也为他打开了一扇窗。作为土生土长的闽南人,他通过自学普通话,如今成了一名专业的网络小说播音员,每天躺在床上播讲网络小说,赚取一份自食其力的工资,他播讲的网络小说《大圣传》点击率已超过1300万次,有数百万听众成了他的有声小说“粉丝”。

  12月3日“国际残疾人日”前夕,记者走进张火炳位于晋江西园砌田社区的家中,只有一层的石头房屋十分破旧,在一个阴暗的房间内,身材消瘦的张火炳半躺在床上,床头摆着一台电脑,屏幕前架着一个播音棒,双腿已经萎缩的张火炳就是躺在这简陋房间里,完成每天两三个小时的小说录音。

  张火炳一口标准的普通话,他的声音中气很足,带有磁性,铿锵、标准的普通话让人感觉他“不像是泉州人”,在泉州尤其是在晋江的农村,能讲一口如此标准的普通话很少见。

  因为“职业习惯”,现在张火炳总是用普通话和他人交谈,尽管别人更习惯讲闽南话。甚至在和家人交流,很多时间他也是用普通话,他说这是尽可能保持普通话的语感。

  “以前是坐不住的孩子,现在是只能躺着了。”张火炳笑言自己从前是个活跃的少年,躁动的性格让他初一就辍学回家了,“一方面学习成绩不好,另外家里条件也不好”。那一年他13岁,正直青春叛逆期。张火炳先是去了广东打工,之后又辗转于新疆和内蒙古多地打工。2008年夏天,18岁的张火炳从内蒙古回到晋江老家,跟着别人安装空调。

  刚回晋江不到一个月,有天晚上,张火炳和一名朋友夜间外出参加别人宴会。夜黑风高,张火炳坐在朋友的摩托车上,摩托车突然冲进了水沟,他们俩双双摔成重伤。昏迷了一个星期后,张火炳终于醒来。他的脊椎受到重创,直接导致他胸部以下全部瘫痪,成为残疾人。活跃少年从此只能卧床生活,连坐都无法坐久。

  突然变故让张火炳长时间萎靡不振,那时的每一天,他只能躺在床上,面朝天花板,吃喝拉撒都需要人帮忙,脾气也越来越暴躁。

  张火炳是家中独子,家庭经济并不好,父母打零工经常外出,照顾火炳的是他年近九旬的奶奶。本是要人照顾的年龄,老人却无怨无悔地照顾着垂头丧气的孙子,这也让火炳反思自己今后还能做些什么。张火炳的父母也在竭尽所能帮儿子创造条件,尽可能帮助儿子走出精神的阴霾。

  “不能起床出门,我可以在网络上做点事。”卧床两年后的一天,张火炳告诉父亲,他想要一台电脑,找点事情做。儿子能够乐观地“迈出”这一步,张谋山感到了欣喜。

  有了电脑,张火炳先是在网上给别人的淘宝店当客服。行动不便的他平时也用电脑看书、看小说,眼睛看累了,就躺下来用耳机听书。某天,火炳灵光一闪,他觉得是自己也可以去说书,于是,他又做了第二次选择。

  2014年初,张火炳用自己在网上打工赚来的钱,花900元买了一根录音棒,从此开始了自己的小说播音之路。开始接触有声小说之初,他经常因普通话“闽南腔”太浓,遭到嫌弃,但已不再脆弱的他没有放弃。

  张火炳从网上淘来一些普通话教学书籍,也从网上下载教学视频,从发声开始学,小时候没认真学的拼音,也重新学起,“前面一整年的时间,我都在自学普通话”。

  凭借着自己越来越标准的普通话,张火炳逐渐得到认可。起初他都是免费给别人配音,后来有了酬劳,每小时50元至100元不等。一年前,通过应聘,“懒人听书”与张火炳签定了合约,他成了一名专业的网络小说播音员。

  听着张火炳感情充沛地播讲小说,听众们不会想到屏幕那端的播讲员是一个截瘫卧床的残疾人。由于身体条件不允许,每次配音,张火炳都得侧身半躺着,手撑在床上,头尽可能靠近录音棒。他每天都保持两三个小时录音,还得花大量时间看书自学。

  因为下半身瘫痪,张火炳长时间只能用手做事,这也让他的左右手都很灵活。父亲在他床前放了茶盘,火炳右手支撑身体的时候,能用左手泡茶、倒茶,用左手操作电脑。

  “生活为我关上一扇门,也为我打开另一扇窗。”张火炳说,残疾卧床后,他发现自己有一副好嗓门,现在的普通话也是之前不敢想象的。在做有声小说配音中,张火炳有幸认识了著名演播艺术家李野墨,经常通过网络学习讨教,去年李野墨来厦门演出时,还特意和张火炳见了一面,面授播音技艺。

  张火炳的播讲配音越来越成熟,他也成了网友眼中的“励志哥”,但现实条件也让他错过了一些能更好展现自己的机会。此前,有一些纪录片、广告宣传片制作方联系他,请他做配音,但对音质的要求很高,苦于没有专业的录音室和录音设备,未能成功。火炳的父亲张谋山现在最大的心愿就是给孩子建一所新房子,让火炳能在安静的环境中录音播讲。

  现在,张火炳已经录制了四部长篇有声小说,总点击量超过2000万次,靠自己躺在床上的辛苦付出,每个月都有数千元的收入。关于将来,他梦想着自己能拥有一个更专业的录音场所,拥有一套专业的录音设备,他希望自己能在播音的道路上越走越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