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婚礼跟妆师我做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兼职婚礼跟妆师我做的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

  用手机挣钱快的方法

  门岗值班人员疑惑的眼神一直盯着她,直到她的身影与浓雾分不清。自从2009年开始兼职婚礼跟妆师起,聂玉玲已经在无数个清晨迎来过门岗值班人员警惕和疑惑交杂的目光。

  11月6日早上5点,家住九龙坡区西城大院的聂玉玲按掉闹铃,从被窝中挣扎起床,简单收拾后提着二十多斤重的化妆箱,匆匆赶往观音桥。趁上班之前的空当,她要给一位客户化宴会妆。

  门岗值班人员疑惑的眼神一直盯着她,直到她的身影与浓雾分不清。自从2009年开始兼职婚礼跟妆师起,聂玉玲已经在无数个清晨迎来过门岗值班人员警惕和疑惑交杂的目光。

  出于对化妆的喜爱,聂玉玲用了大半年时间系统学习化妆知识,之后就在多家婚庆公司兼职。狂热着迷时,一个周要接3单左右的新娘跟妆工作,“2009年还流行新娘到婚纱影楼找化妆师化早妆,现在已经流行私人贴身服务了,化早妆已经被更人性化的私人跟妆师所代替。”

  6年的婚礼跟妆师生涯,再加上服务态度好,如今聂玉玲已是挂职婚庆公司争相点名使用的化妆师。

  有一次聂玉玲为新娘化好了妆容,正刷右眼睫毛膏的手被新娘不小心碰到,一条3厘米宽的黑线瞬间从右眼皮上延伸到额头。

  “完了完了!”心里感觉如石头一沉,但是聂玉玲将崩溃的嘶吼压在心里,表情淡定地安慰已经慌乱无措的新娘,“不要急,补救得回来,搞得赢。”

  由于使用的睫毛膏是防水型,等到睫毛膏干掉后,聂玉玲再沾乳液擦拭,“这个方法很管用,千万不要在未干的时候去处理,只会越擦越花。”

  聂玉玲说:“这一行,技艺和态度同样重要。千万不能让自己的紧张影响新人,有时还要为新人疏导压力。”

  回看二三十年前,新娘必涂粉、蓝、紫三色之一的眼影,柳叶细眉配摩丝涂抹后根根分明的盘发,炫白底妆上再涂两抹喜庆腮红,“那个年代的新娘妆,让人一看就能断定这必是新娘。”

  随着韩式妆容、服饰的传入,聂玉玲感到如今的新娘妆已有很大的变化, “基本不会在新娘脸上看出太多颜色,面部妆容更注重五官立体感的刻画和整体造型。注重纹理和自然感的各种韩式盘发也成了新娘的首选。”

  最初,聂玉玲至少得两个小时才能完成新娘当天的妆容和发型,现在已经能够控制在一个多小时。“现在化新娘妆的步骤更多,更细。”

  有个性一点的新娘会提出化芭比妆、水晶妆等要求,“这些都是在基本的新娘妆上稍作改变。比如芭比妆,就更加注重眼睫毛的装饰。水晶妆则在眼部周围做一些水晶点缀。”

  与外人理解的光鲜亮丽的化妆师相反,聂玉玲常常素颜出门跟妆,“起太早,完全没时间。”饿肚子到下午两三点才能用餐也是常事,但是聂玉玲仍乐此不疲,“感觉自己是为别人一辈子中很重要的事情,尽了一份力,这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新人的那种喜悦会感染我,让我一整天心情都很好。”

  根据各自的技术和经验的不同,婚礼跟妆师每次跟妆会有几百至上千元不等的收入。完成工作后,婚庆公司会按照事先谈好的价格给化妆师结算,“如果有顾客信任化妆师的技术而介绍朋友来,化妆师的收入会比接婚庆公司的单赚得多。”

  从2009年到如今,聂玉玲感到这行业已经开始出现饱和,她跟妆的次数也渐渐减少至一个月3次左右,“但是这份工作带来的满足感和快乐更大于收入和辛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