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中生跑腿送药丸赚零钱谁知是大麻

高中生跑腿送药丸赚零钱谁知是大麻

  重庆晚报讯 5月20日,曾因贩毒被检察院附条件不起诉的高中生何飞(化名),终于等到了考察期满的这天,因表现良好,酉阳县检察院决定对何飞不起诉。

  办案检察官张湘春介绍,何飞今年16岁,父母常年在外地做生意,他寄宿学校,学习成绩在全年级名列前茅。

  2013年12月,春节快到了,父母也快回家了。何飞家虽然不穷,但他从小独立生活,考虑到春节期间的开销,他决定赚点零花钱。12月下旬的一天,何飞用手机在网上逛贴吧时,无意中看到了一条雇人帮忙跑腿卖东西的信息,帮忙跑一次腿就能收入30元到50元,何飞心动了。

  他通过对方留下的QQ联系上发帖人。得知何飞是学生,发帖人“热心”地告诉他,这是很好的赚零花钱机会,还给他看了其他人发的经验帖。何飞询问帮忙跑腿卖什么东西时,对方说是代号叫“可乐”的药丸,卖一瓶1克“可乐”,跑路费30元。不久,何飞收到了5克“可乐”。

  何飞按照经验帖上的介绍,到贴吧寻找买家,很快第一个顾客林某出现。QQ联系上后,何飞以100元的价格卖了1克给林某,得到30元零花钱。

  随后,忙碌的期末考试和紧接而来的春节,让他把这事忘在了脑后,直到第二年2月17日被抓,都没有弄明白到底是怎么回事。当民警告诉他帮人卖的是毒品大麻时,何飞顿时傻了眼。

  因为是未成年人,且犯罪情节轻微,何飞在校内被监视居住,以便能够继续上学。何飞产生了极大的心理压力,成绩从年级前十掉到了百名开外。心理咨询师王楠察觉到了何飞的焦虑和恐惧,经过多次沟通交流和心理疏导,何飞逐渐平静。

  2014年5月19日,酉阳县检察院决定对何飞附条件不起诉,考察期为期一年。今年5月中旬,何飞考察期满。

  据统计,过去的一年里,酉阳县检察院共受理贩毒案件18件,涉案24人,其中90后5人,占20%。

  “大部分90后贩毒的动机都比较单纯,有些仅仅就是为了赚点钱,而且很多是被人利用。”张湘春告诉重庆晚报记者,如今很多家长给子女配备手机,殊不知一不留神手机就成了犯罪信息的传播工具。

  张湘春表示,酉阳县检察院办理的学生贩毒案中,学生都是在校园内用手机QQ上网联系卖家、买家,并商谈交易价格和地点。

  酉阳县检察院未成年检控组办案人员分析,对在校未成年犯罪人而言,家庭和学校教育的不当或缺失是非常重要的因素。很多家庭和学校只注重孩子学习文化知识,而忽略道德、行为规范的教育;有些家长忙于工作,也疏于对子女的管理和教育。为了避免这种情况的发生,除了司法机关要加大对相关犯罪的打击力度,家长和学校对于学生的关爱和法制教育更是重中之重。

  更多猛料!欢迎扫描下方二维码关注新浪新闻官方微信(xinlang-xinwen)。

  继深圳龙岗盛平社区发出“救救10岁患白血病的女孩小乐平”倡议之后,爱心款额已达105万元。但昨日,广州一家爱心企业联系上黄光耀,希望在打给他的20万元爱心款里,退回15万元。“给大家造成的不便,深感歉意”。

  昨日傍晚开始点起,摇曳不定的烛光像是那脆弱的生命。今日凌晨,她又点燃三枚烛火,祭奠死去的亡魂,“监利一夜雨…不再有奇迹…”,及至上午,这位来到江边的女记者,目睹着那些送别亲人的家属跪倒在泥泞里,嚎啕大哭,闻之心碎。

  这当中自不免有人追问一句“美国人这是凭什么”——大家都知道美国人对足球的兴趣究竟才有多大的一点点,而国际足联的总部在瑞士,貌似美国也应该“管不着”才对。但美国司法机构显然不这么看。

  前几天,一场充满交锋的采访引发各方解读。一方是中国驻美国大使崔天凯,一方是《华尔街日报》外事主编霍瓦特,主题是南海。崔天凯明确说,近来美方对南海局势过度反应,“我们对此感到很意外”。

  仙游兼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