映象新闻

映象新闻

  早晨五点,晨光尚未完全驱散夜色,11岁的闫一航已经在菜地挖菜了。不到6点钟,他又骑着自行车来到镇子街头,摆起摊卖起菜。7点钟左右他还要赶回学校上早读。当记者问闫一航为何这么辛苦时,他说他想要挣钱救7岁患病的弟弟闫策,目前弟弟的病情已经花费60余万元。

  5月9日傍晚,河南省汝州市杨楼镇石台村,66岁的李贞一直在等孙子闫一航回家。不多一会儿,闫一航骑着破旧的自行车到了家,只见他车篓里放着满满一筐小葱,车架上夹着他的课本和作业。

  李贞告诉记者,她的儿子一家四口,本来日子过得平静幸福,但在2015年3月,闫一航的弟弟闫策三岁出现咳嗽发烧等情况,长期服药不见好转。最后闫一航的父母带着孩子来到洛阳一家三甲医院做进一步检查,最终确诊为“继发性血小板减少症”。从此,他们一家开启了艰辛之路。

  “孩子每次做腰穿刺检查时,痛得6个人都按不住!”奶奶李贞边说边哭。在2018年6月,哥哥闫一航在郑州献出了骨髓干细胞,但在骨髓移植后,弟弟血液指标一直不稳定,因此一直留在郑州接受治疗。

  “我想救我弟弟,我想和他一起背着书包上学。”闫一航说,今年3月份奶奶李贞由于脑梗住进了医院,但卖菜是他们家的重要收入,救弟弟心切的闫一航决定接替奶奶卖菜,所以闫一航不得不每天5点就到达菜地挖菜。

  看着懂事的闫一航不停整着挖好的小葱,身旁的爷爷闫太和禁不住有些心疼。68岁的闫太和告诉记者,为能凑更多的钱给小孙子看病,村里建设化粪池,他就去帮工,而孩子的奶奶也在空闲之余,瞅着哪里有类似绿化、种树、保洁这样的工作,给孩子换些救命钱。

  石台村民风淳朴,奶奶李贞告诉记者,自己的小孙子在得了大病后,村里就及时给孩子办了低保,而村上不少人也给他们捐了款。

  奶奶李贞对记者说:“去年6月骨髓移植,家里就借了30万元。粗略统计,四年半的治疗,这个家庭已经欠下60多万元外债。”闫家几乎所有的亲戚,两位老人都去借了钱。

  “捐骨髓时,感觉头有点晕,但是想到这是救弟弟的,我就感觉很幸福,因为弟弟病好后,就能和我一起上学啦!”闫一航说,2018年5月,他来到郑州在服用了一系列药物后,终于在一个月后,为弟弟捐献了宝贵的骨髓干细胞。

  由于弟弟闫策年龄较小,在隔离舱治疗时需要有人陪护,这项工作就落在了母亲翟飞飞头上。从去年给弟弟捐完骨髓干细胞后,闫一航就再也没有过弟弟和妈妈。弟弟在郑州的租住屋和病房两地轮流住着,而妈妈全身心地照料着生病的弟弟。据奶奶李贞说,在孩子移植骨髓期间,孩子的婶子(闫一航叔叔的妻子)也到郑州去照顾母子。“村里人都说,哪里见过我们这样和睦的家庭啊!”李贞幻想着,如果孩子没有病,他们这个大家庭会是怎样其乐融融的景象。

  作为农民,这些年来闫一航的父亲只能凭着体力,到处找建筑工地打工。但闫策时不时危重的病情,也时常打断这位父亲的打工进程。

  闫一航所在班级的班主任宋霞老师告诉记者,这个孩子的学习成绩一直徘徊在班级第五名左右,连续多年都被评为三好学生。她还告诉记者,开始卖菜以后,孩子没有迟到过,但是明显感觉到学习认真程度不如从前,通过沟通,孩子又调整过来了,现在学习非常努力。(如果您想救助闫策,请联系记者吉小平)

  “哥哥,今天我写字了,但有一些写错了。”正在郑州治病的弟弟用手机微信和闫一航视频,“我回家了,你教我写吧!”

  “弟弟生病了,花好多的钱,妈想着你学习好了,长大了就不用干这体力活挣钱!”

  期货高手心得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