黄石一大四学生网上借2000元还了14万还没还完

黄石一大四学生网上借2000元还了14万还没还完

  原标题:网上借2000元,还了14万还没还完 民警出击 大四学生告别网贷噩梦

  “砍头息”“逾期费”“续期费”……黄石市某高校一名大四学生,银河期货2017年4月在网上借了1000元钱,便开始了长达一年多的噩梦。还款速度根本赶不上所谓的“逾期费”,先后还了14万余元,仍还处在欠费中,其家人及通讯录上的好友遭遇追款威胁。1月15日,记者从黄石市公安局下陆区分局了解到,目前警方已抓捕4名涉案嫌疑人,涉及湖南长沙、江西南昌等地,多名大学生遭遇“校园贷”陷阱。

  今年25岁的小文(化名)是黄石某高校一名大四学生,父亲是政府官员,母亲国企上班,家境并不困难。据小文介绍,2017年3月中旬,一个陌生人加他为QQ好友,对方的QQ空间里,几乎全是办信用卡和大学生无抵押贷款的信息。当时小文并未理会。3月底到了小文的信用卡还款日,这时他想起了那个QQ号,便想着找对方借点钱。

  联系到雷某后,小文按雷某的要求,将身份证正反面拍照,并附上了自己的照片一同发给对方,还填了一张个人基本信息的电子表格,将父母和朋友、同学等信息和联系方式一并填在表格中。

  雷某通过网络软件,提取了小文通讯录里全部人员的联系方式,称这么做是核对小文个人信息的准确性,防止其骗贷。

  审核通过后,雷某给小文发来一个链接,点击进去后是一个名为“速速借”的微信公众号,小文在该公众号中填写了一张电子借款凭证,借款1800元。

  当年4月26日,雷某通过微信却只给小文转了1000元,并解释800元是“砍头息”,要求小文在5月1日中午12时前还款1800元,否则将按小时收“逾期费”。

  拿到钱后,小文并没将此事放在心上。转眼到了5月1日,当日中午12时,雷某打电话给小文,要求他还款,由于小文手头上没钱,让雷某暂缓几天,但对方威胁称过了中午12点,便按每小时收取“逾期费”500元。

  小文算了一笔账,如果当时不能还款,一天下来“逾期费”就高达1.2万元。小文便跟雷某进行沟通,希望能延长还款时间。

  雷某介绍男子何某给小文,让小文交纳800元的“续期费”,找何某借钱还雷某的款。小文找何某借了1800元,而实际上拿到手的却只有1000元。还了雷某的“续期费”后,小文的债权人从雷某一个人变为了雷某和何某两个人。

  然而,到了5月6日还款时,小文再次没有还上款,“雪球”越滚越大。到了8月,雷某等人对小文的亲友轮翻进行威胁,小文母亲获悉后,为其还了3万余元对方才罢休。

  事隔3个多月后,小文却没有吸取教训,再次以同样的方式找雷某等人借了1000元,然而此次却并没有那么幸运,母亲为其还了11万余元,仍未还完。

  无奈之下,小文的母亲决定报警求助。2018年3月,小文在家人的陪同下向下陆区公安分局报案。

  原来,2017年3月,江西南昌县25岁的游某(现在逃)得知其在天津念书的高中同学龚某(江西省高安市人,目前已被杭州警方抓获)从事的网络放贷行业很赚钱,遂动了歪心思,计划与朋友前往天津“学技”,因有事无法脱身,游某便让肖某先行前往。肖某联系雷某、何某、况某、张某等先后到天津,并租了一套房子住下,专门向龚某学习网络放贷。

  学成之后,自2017年3月至8月,雷某、张某、游某、况某、何某、肖某(在逃)6人在天津进行网络放贷。当年9月,该团伙回到江西南昌,实施网络放贷。

  据办案民警介绍,该团伙主要针对大学生进行放款,故意设置了除本金以外的“续期费”和“逾期费”,并将放款周期设置为6天,规定借款人逾期后按200-500元每小时来收取“逾期费”。在借款人无力偿还债务后,轮番“轰炸”其通讯录上的亲友,甚至到其家里或学校催收。

  警方查到,从2017年3月至2018年2月,湖北黄石、湖南长沙、江西南昌等多名大学生遭遇这伙人的“校园贷”骗局。2017年10月,湖南长沙某职业技术学院20岁学生张某,先后从游某、雷某、张某、何某手中借款,当年12月,游某、雷某、张某、何某等人来到张某所在的学校,将其强行带至附近宾馆内催款长达1个多小时。几天后,其父母无奈之下替张某还清欠款。张某借了1000元,累计向该团伙还款20余万元。

  目前,涉嫌敲诈勒索的犯罪嫌疑人雷某等4人已被依法逮捕,案件在进一步侦办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