90后代练通宵4天猝死每天玩12小时月薪1300

90后代练通宵4天猝死每天玩12小时月薪1300

  8月25日,“90”后男孩小袁坐在床上,头歪向一侧,肩膀抵在床边椅子上,旁边还有半碗面条。小袁悄无声息去世时,就保持着这样的姿势。去世前一周,他连续四天通宵打游戏,之后病倒了,但不愿意离开公司。

  “公司”客厅里放了六台电脑,小袁每天都在客厅里打网游升级,吃住都在屋里。

  昨日,记者来到阜阳市经济开发区阳光绿苑小区,这家网游代练公司所在的房屋已被贴上封条。

  “这家公司8月25号早上出了事情,一个小男孩在里面死了。”小区邻居说,这家公司很神秘,里面都是年轻人,吃住工作都在里面。这些年轻人白天黑夜打网游,平常很少出门。

  民警告诉记者,这家网游代练公司老板姓李,雇了3名员工。“公司客厅里放了6台电脑,3名员工每天都在客厅里打网游升级,吃住都在屋里。”据介绍,客厅了摆了两排电脑桌,看起来就像小网吧。员工打完网游后,就自己做饭,随后到卧室睡觉。

  昨日,记者找到了公司的3位员工和李老板。“他(小袁)是1991年生的,很年轻,在公司已经工作了两年,是我们公司的元老。”从界首来的员工小龙说,“他的去世,让我们太意外了。”

  员工小锋说,他们吃住干活都在公司,三个人相互都很照顾。“当天上午8点多,煮好鸡蛋后,我就拿着鸡蛋送到他(小袁)房间里去,一开门就发现他坐在床上。”小锋说,他保持着睡醒刚坐起来的姿势,但头歪向床外沿,肩膀抵在床边椅子上,地上还有了一小滩血。床边留着半碗面条,还有一只大馍。

  小袁一动不动,让小锋突然感到一阵心惊,他急忙跑出房间,告诉小龙“他是不是不行了?”

  两个员工赶紧给李老板打了电话。李老板赶到后,进屋查看了几秒钟,就拨打110报了警。

  小龙说,今年7月1日,他被这家公司招聘了。来到公司后,他就看到小袁一直打着游戏。

  “公司包吃住,每人每月300元生活费。小袁来得早,工资是1300元,我们新来的是1000元。”小龙说,由于小袁身体状况很差,平时生活由他和小锋帮助照顾。

  “我们打游戏时,一天工作12个小时。”小龙说,他们3人负责打游戏,升级装备,由李老板把升级好的装备卖出去赚钱。

  “我们了解到,8月24日下午4点多,李老板离开时,小袁还让李老板帮忙买一双鞋子。”办案民警说,通过调查未发现小袁有被强迫工作现象。小龙与小锋也都表示“自愿受雇于他(李老板)。”从房间勘验看,冰箱里有充足的食物,每个人都有自己的房间,屋里有空调,生活条件还算不错。

  那么,年轻的小袁怎么突然离世了呢?小龙说,小袁身体本来就有病,“他一只脚肿得厉害,不能挨地,一只手也僵硬了,听力也不行。”小袁平常还不怎么动弹身体,一坐就是十几个小时打游戏。

  大约在小袁去世前一周,李老板和小袁商量,让其换成夜班工作,小袁答应了。于是,接下来的日子,他就开始通宵打游戏,打完游戏后再睡觉。

  夜班是每晚10点到早晨8点。夜班坚持了大约4天后,小龙发现,“他以前的病情加重了,一直躺在床上连门都不出,饭都是我给他端过去。”

  “他死前三四天,老板看他不舒服,就没有让他工作,让他回家看病,但他不回去。”小锋说。

  小锋说,8月24日下午4点多,躺在床上的小袁说想吃面条,他就特意到小区门口一家饭店花5元钱买了一碗带回去。小袁吃了几口,就把碗放在了床边凳子上,然后一直盯着这些东西,久久不语。

  办案民警告诉记者,通过法医初步鉴定,排除了他杀可能性,应该是病死,或许也与长期面对电脑工作,身体得不到很好休息有关,但最终结论还需要做尸检才能确定。然而尸检,需要小袁的亲属同意。

  民警联系到小袁的父亲时,得知他正带着小袁的弟弟在广州看病,暂时赶不回来。

  李老板:之前自己就玩游戏,懂这个,当时也没事可做,而且这行投资又不大,就做了。

  李老板:大约是他死前三天,他说自己拉肚子,我就给他买了治拉肚子的药吃了。

  李老板:没有上班,他一直躺在床上,我还给他结清了工资与分红,让他回家看病,等好了再回来,他不愿意回家。

  李老板:他们几个不定期要上夜班,白班是早8点到晚8点。虽然规定上班是12个小时,但管得并不严,有时他们早晨都睡到九、十点才起床。

  “注册代练网游公司?没听说过啊。”采访中,记者来到省工商局咨询相关问题时,一位工作人员答道。据介绍,工商部门确实没有审批过此类经营项目,所以网络游戏“代练公司”其实都是无照经营。劳动保障部门也表示,由于不签署正规用工协议,这些机构员工的权益很难得到保障。

  年轻的小袁在代练公司里去世后,他的同事小龙和小锋也离开了这家公司。“不需要什么辞职手续,这公司招聘我的时候就说过了。”小龙说,当时李老板只是口头告诉他们,来公司里上班,每天工作12个小时,就有1000元底薪,小龙等人没多想就来上班了,“相当于就是口头招聘我们,没有签任何用工协议。”

  “公司简单,我们的工作也简单,就是负责打游戏。”小龙说,他们做的这款网络游戏代练,主要就是替其他玩家在线,帮助他们提升游戏角色级别,或者获取高级装备,从而换取相应钞票,这需要代练员工一直在线“玩”,只有这样才能从中获取利益。

  “你应该知道,现在年轻人玩网络游戏特别狂热,也愿意付钱,代练公司就应运而生了。”家住合肥马鞍山路的陈进(化名)是一个“资深”的代练,他认为,网游代练其实是个“灰色职业”,只有利益,没有监管。

  “注册代练网游公司?没听说过啊。”采访中,记者来到省工商局咨询相关问题时,一位工作人员答道。据介绍,工商部门确实没有审批过此类经营项目,所以网络游戏“代练公司”其实都是无照经营。劳动保障部门也表示,由于不签署正规用工协议,这些机构员工的权益很难得到保障。

  那么我省各部门对网游代练公司到底是什么态度?昨日,记者首先联系了省工商局,该局相关工作人员表示,工商部门没有审批过此类经营项目,所以这些代练机构都是属于无照非法经营。记者随后咨询了省人社厅劳动监察部门,一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由于类似的公司没有营业执照,也没有和员工签署正规用工协议,所以一旦出现雇佣纠纷,员工的权益就很难得到保证。

  心理咨询师、长期从事青少年网瘾研究虞慎勇告诉记者,代练公司的发展确实超乎想象,“少数在校大学生或者青少年热衷从事网游代练,有很多原因,其中一个原因就是,这些人大多早期有迷恋网游的经历。”虞慎勇介绍,自身迷恋网游,同时觉得在游戏的时候可以赚钱,让一些青少年甘心“扎根”代练公司。“可是,这些公司运作一般都不规范,从业人员往往非常辛苦。”虞老师介绍,青少年在这些机构工作,一般都不会长久,对将来的职业规划也没有任何帮助。

  “你到了这种公司后,就像连轴转一样,停不下来的。”大学生小郑是网络游戏代练,和记者对话时,他的手指还在键盘上噼里啪啦地飞舞。在小郑看来,网络游戏代练这个行业可以用“疯狂”来形容,一旦入行,根本没有精力去干别的,时间久了身体肯定会被拖垮。

  如今迷恋网络游戏的大学生并不少,小郑也是其中之一,他非常热衷于一款竞技游戏,和很多普通玩家不一样的是,他同时也是一名游戏代练。

  “我是在朋友的推荐下,从去年暑假开始干游戏代练兼职的,我的实力不算强,一般都接白银1到黄金5(游戏内代表段位)的单子,一天打两三个单子,赚150块钱。”玩游戏的同时还能赚这么多?看到记者脸上惊讶的表情,小郑笑道:“一天赚一两百很正常,像有些高手都是接大单子,一天赚1000元的都有。”

  那么代练过程究竟是怎样的呢?小郑详细解释道:“我们一般都会通过一个中介软件,从上面的单子里挑选适合自己的,然后交纳一定的押金,才能去代练。”小郑说,整个交易都有一套流程,“像我接小单子,一般要交200块钱押金,交完之后,会有个插件会自动输入玩家的账号和密码,等我把任务完成后,玩家就直接通过支付宝把酬金打到我的账户上。”

  “我身边很多朋友都在游戏里代练赚钱,主要就是帮玩家打段位,每上升一个段位就会获得30元到50元不等的酬劳。”小郑告诉记者,大学生中有很多游戏高手,平时都通过这种方式来赚零花钱,不仅可以支付上网费用和生活开销,还能通过自己的实力赢得他人的认可,满足虚荣心。

  小郑不好意思地说,自己因为游戏确实旷了很多课程。“一般都是晚上去网吧包夜,一个单子要打3个小时,完成三个单子就要十个小时左右,白天哪里还有精力去上课。”长期下来,小郑觉得身体都垮了,他有些懊恼地说,“我打算以后只选择星期天去赚赚外快。”

  提起“张亚东”这个名字,在巢湖市的游戏代练圈几乎人人都知道,短短一年的时间,他就从一个开挖掘机的小伙,摇身一变成了某知名网络竞技游戏里的顶尖高手。如今,他成立了自己的游戏工作室,培养自己的代练员,梦想着赚一笔大钱。

  “我开了5年的挖机!”小东告诉记者,09年自己高中辍学后,就和姐夫学开挖掘机,因为生活太单调了,期间也玩过一些电脑游戏。在朋友的影响下,小东03年开始接触网络游戏。玩了一段时间后,朋友就告诉他:“你这么好的技术,不去打单子太可惜了。”于是那时起,小东开始尝试做代练,打游戏赚钱。

  “我玩游戏反映、动作都很快,没多久就成了别人眼中的大神,有人慕名而来花钱请我打游戏帮忙练级。”小东说,他完成第一个单子用了两天时间,然后客户给了他600块,“这是我的第一桶金啊,那次两天两夜没睡觉,就像嗑药一样的,太激动了。”

  “我当时想,直接接生意不是能赚得更多吗?”想到这,小东找几个朋友凑了一万多块钱,买了四台电脑,租了个800块钱月租的小屋,开了自己的第一家网店,专门帮人代练。第一个月坐吃山空后,网店终于慢慢有了起色。“现在网店一天收入500多很轻松,后来生意好了以后我又开了自己的第二家网店。”谈起目前的状况,小东很满意。 谈到未来,小东信心满满,又有些迷茫,“按照我们代练这行赚钱的模式,如果顶级的,一月20万都不成问题。”小东向记者坦言了自己的目标,但被问到如何实现它时,却说不出话来。

  22岁的江哲是一名大三学生,在哈尔滨市松北区的一所大学读书。他向记者讲述了自己参与代练,结果累坏身体的故事。

  “那时候我想给自己换台笔记本电脑,于是我开始疯狂地做代练赚钱,体力也是在那时被透支的。”小江说,大二那年有3个月的时间里,他通过中介软件接了120多单“生意”,为了不耽误上课,他把做代练的时间都安排在周末的17点到23点,有时甚至白天也泡在网吧里。3个月后,他用做代练挣来的近 4000元钱和原有的积蓄,买了一台新的笔记本电脑,人却瘦得不成样子。

  江哲对记者说,由于那段时间的身体透支,直到一年后自己的肩膀、手臂和颈椎还时常疼痛,并发出咯咯的响声。疯狂代练的那3个月的时间,自己近视的度数涨了300多度。

  心理专家张聪沛先生认为,许多人做游戏代练是出于娱乐和挣钱的双赢心理,但是长时间的游戏不仅会玩物丧志,而且难以从游戏中解脱出来,从而形成网瘾。不仅如此,大部分网络职业者都会出现亚健康症状,有的甚至引发严重疾病。

  今日视点微软发布Windows 10 开启融标志着Windows迈出个性化计算的第一步……[详细]

  螺纹钢期货走势分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