苹果期货上市不买一吨试试?

苹果期货上市不买一吨试试?

  黄金期货保证金多少

  据《期货日报》12月22日报道,苹果期货的上市不仅为企业经营和避险提供了有力工具,而且通过推广“公司+合作社+农户”“期货+订单”等模式,也能有效改变传统的生产方式,提高生产集中度,切实稳定果农收入,是期货市场服务国家扶贫攻坚战略的新尝试。

  如今,“互联网+特色农产品+价格保险+期货”已成为一套扶贫组合拳,紧随其后苹果期货的还有红枣期货,此外,已有期货公司在新疆阿克苏和云南勐腊等地开展棉花和橡胶等农产品的价格保险扶贫项目。

  证监会副主席方星海在郑商所苹果期货上市仪式上致辞时表示,近年来,苹果价格波动加大,产业企业、果农避险需求强烈,苹果期货作为定价工具,对于稳定贫困地区果农收入、发挥资本市场服务脱贫工作具有重要意义。方星海表示,苹果期货上市以后,还会研发上市红枣期货等特色产品期货,更好服务三农扶贫工作。

  根据郑商所此前发布的公告,首批上市交易的苹果期货合约的挂牌基准价均为7800元/吨。尽管苹果原产欧洲中部、东南部、中亚、西亚以及中国新疆,引入我国可能要归功于汉武帝开疆。如今占到我国七成产量以上的红富士苹果,也是日本农林水产省的杂交成果。但这些并不妨碍如今中国苹果产销量全面超过外国,并开始通过期货谋求全球苹果定价权。

  “苹果期货即将上市,相关合作社、果品企业、冷库存储商、苹果贸易商等对苹果期货套保非常关注,有些企业正在积极申请指定交割仓库资格。我们期待苹果期货的价格发现和套期保值功能,能为苹果产业相关主体生产经营提供助力,进而推动苹果产业转型升级。”鲁证期货苹果期货研究员刘光春对期货日报记者说。

  据了解,由于苹果属于农业类分支鲜果行业,国内的苹果流通和交易,一直都没有一个供市场参照和执行的统一行业标准。以前大宗苹果交易完全都是以传统经验和品牌为依据,苹果交易市场的价格不透明、产品质量参差不齐,这使得果农收入无法得到保障。

  “作为全球首个鲜果期货品种和扶贫期货品种,苹果期货的上市对于广大果农和果品企业来说是个大好事。”西部期货农产品研究员李国说,苹果期货的基准交割品数量充足,2016年,符合基准交割品级的红富士苹果产量约占我国苹果产量的70%以上。因此,国内广大果农和苹果企业都可以通过期货套期保值有效锁定成本和收益,降低生产经营风险。

  他进一步介绍,苹果期货的价格发现功能,可以帮助苹果存储商和果农根据自身情况合理调整存货量。

  根据郑商所此前公布的苹果期货交割仓库及车船板交割服务机构名单,苹果期货的交割区域分布在陕西、山东、河南、山西4省,覆盖了我国苹果主产区和集散地。目前,苹果期货有12家交割仓库,7家车船板交割服务机构。其中,12家交割仓库中,山东省有5家,陕西省有4家,山西省有2家,河南省有1家。

  “苹果交割仓库布局比较合理,涵盖了我国苹果的4个主产省,很好地满足了现货市场的交割需求。同时,苹果交割规则设计也非常贴合现货市场习惯。”刘光春说,苹果期货填补了国内期货市场在鲜果方面的空白,扩大了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覆盖面。另外,苹果期货定位于服务“三农”,其上市后可以通过“保险+期货”“期货+订单”等模式为“三农”服务,助力脱贫攻坚。

  有行业人士向记者表示,苹果期货上市后,交易所和期货公司在市场培育上还有大量工作要做:一是大力开展苹果期货推广和投教工作,使更多的苹果产业人士了解认识期货、参与期货;二是尝试在苹果期货上推进“保险+期货”业务模式,为果农提供价格保障;三是进一步加强业务创新,综合运用场外期权和基差交易等业务模式,为苹果企业设计个性化风险管理方案,降低企业经营风险。此外,还要积极开展仓单融资业务,为相关市场主体提供资金服务。

  长安期货副总经理王向龙称,这次上市的苹果(期货),主要是以陕西作为计价区,陕西现在是咱们苹果全国最大的产出省份,都是扶贫的,我们的产出可能是1000万吨,这样的话对整个推动扶贫的工作是非常有利的。

  据了解,我国是全球最大的苹果生产国,产量占全球苹果产量的50%以上。2016年,我国苹果产值约为2320亿元,产量为4388万吨,算下来平均每个人一年就吃了64斤苹果,而苹果也是我国产量最大的水果品种。业内人士分析,此次苹果期货上市,不仅有助于完善价格形成机制,为市场各方提供价格指导,而且稳定产业企业生产经营。

  苹果原产欧洲中部、东南部、中亚、西亚以及中国新疆,引入我国可能要归功于汉武帝开疆。如今占到我国七成产量以上的红富士苹果,也是日本农林水产省的杂交成果。但这些并不妨碍如今中国苹果产销量全面超过外国。

  观察者网此前报道,我国是世界上苹果产量最大的国家,产销量均超全球一半。去年,我国苹果表观消费量约为4254万吨,产量约为4380万吨(全球产量7757万吨,我国产量约占全球56.5%),产值约为2320亿元,是我国产量最大的水果品种(不含瓜类),在我国水果产业中具有重要地位。在农业部认定的122个苹果重点县市中,有33个是国家级贫困县,涉及数千万果农,苹果种植是果农创收的主要来源。苹果期货的推出,也有利于提高期货市场服务“三农”的能力,有利于发挥期货市场的专业优势。

  郑商所从去年12月以来,在证监会的统筹指导下,开展苹果期货可行性研究,专门成立了苹果期货研发小组,分别赴陕西、山西、河南、山东、北京等苹果主产、主销区进行实地调研,并征求市场意见,在此基础上完成了苹果期货必要性和可行性的评估以及合约规则制度(草案)的设计。

  “作为全球首个鲜果期货品种,苹果期货是郑商所探索期货市场服务实体经济的新举措,是期货市场服务国家扶贫攻坚战略的新尝试。”有市场人士认为,苹果期货的上市将完善我国商品期货体系,开创我国乃至全球首个鲜果类期货合约交易,有利于增强我国苹果国际话语权,进而形成全球范围的苹果定价中心。

  央广网12月4日报道,日前,中国期货业协会、经济之声与永安期货强强联手,在第13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上举办了一场别开生面的《期货扶贫进行时》广播现场秀活动,以广播“新”形式,展现期货业精准扶贫的“新思想”。

  经济之声副总监杨春阳说,期货业协会在陕西省延长县进行扶贫,用期货发现价值是精准扶贫。延长县有苹果、石油、煤、农副产品,但手里有资源的农民发现不了价值。发现价值比提着一桶油、抱着一袋米去扶贫更有效,这才是真正的精准扶贫。

  中信期货公司总经理方兴说,扶贫是输血和造血的有机结合,如果光是靠简单的输血,不能给贫困户形成有效的造血机制,要发挥期货公司的专业优势,做出精准扶贫的工作。

  《国际金融报》今年4月就曾报道,新疆阿克苏的棉花价格保险扶贫项目从去年10月就开始筹备了,当前已经在当地开展了一次业务培训,5月左右将开展棉花价格保险扶贫项目。此外,在云南勐腊县开展的橡胶价格保险扶贫项目也正在积极筹备中。

  “开发农产品期货价格保险是浙商期货开展扶贫项目的主要方式,在此前服务‘三农’工作中,我们已经积累了经验,将会用到扶贫工作中。”浙商期货扶贫项目负责人说。

  “期货+保险”项目,可以降低农产品价格不利波动风险,稳定种植农民收入,充分调动生产积极性。浙商期货自2012年开始设计保护大豆价格的场外期权产品,2013年开始模拟运行,2014年与嫩江县政府合作,实盘试点,2015年开始小范围推广。

  “具体来看,有个农户于2015年7月8日签订大豆价格保险协议,保值价格为4250元/吨,保值时间为7月8日至11月30日,保值数量为60吨,在保值期内的交易时间段可随时点价,最终,该农户在11月9日点价,点价价格为3890元/吨,总共获利2.16万元,成功规避了价格下跌带来的现货销售风险。”

  上述负责人说,“2016年浙商期货继续扩大试点,与嫩江县22户大豆种植合作社签订项目合作意向书,紧接着这22户种植合作社与阳光农险签订保单;阳光农险和浙商期货签订场外期权协议;浙商期货开始进行项目对冲。项目保险规模扩大到1.45万吨,覆盖种植面积超过10万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