兼职网站停止运营网络打码工讨薪维权不易1

兼职网站停止运营网络打码工讨薪维权不易1

  东航期货官方网站

  老牌打码网站突然关闭,300多名网络打码工被“欠薪”超过17万元;相关人士指出,这种新型用工方式的维权难度很大

  一台电脑,一根网线,点点鼠标,敲敲键盘,在家就可挣钱……工作灵活、时间自由的网络兼职得到越来越多人的青睐,由此衍生出多个新职业:游戏试玩、淘宝刷单、网络投票、打码工……不过,泥石俱下,一些网络兼职的工种处于灰色地带,暗藏风险。

  最近,一家注册地址显示在珠海的网络兼职网站——永诚网赚联盟(以下简称“永诚”),在未付清兼职网友薪酬的情况下突然宣布停止运营。有兼职网友称,截至1月17日统计被“欠薪”者346人,欠薪额达174334.41元了,被欠薪者多则23000元,少则几元。

  被欠薪的网友们,组建了QQ群讨薪,但网络兼职不同于传统的兼职工作,一切都在“虚拟”的网络进行,要追讨“欠薪”并非易事。长期处理劳资纠纷的知名律师罗延飞告诉记者,网络兼职也构成一种劳务关系,如果兼职工作的内容合法,应该可以取得相应的报酬。

  小丁是一名全职妈妈,家里的孩子还不会走路。由于要照顾孩子,她没法出去工作。为了贴补家用,经朋友介绍,她找了一份网络兼职——打码。“这是行话,就是在软件里人工批量输入验证码。”

  小丁说,国内有不少打码网站。她所服务的打码网站,名叫“永诚网赚联盟”。她说,流程很简单,先在永诚网站注册个用户名,领取个工号,再在该网站下载打码软件,不断输入验证码,就按件计酬。

  据记者了解,验证码是一种程序保护措施,打码通常是客户端需要做批量操作,比如投票、注册邮箱等,都需要多次输入验证码,有人就用一个软件,将验证码的流程汇集到一个池子,然后通过打码软件流出来分给各个打码工,经打码工手工操作破译后,这些验证码又返回到池子里面进行反向匹配,帮助客户完成操作目的。

  “不同的打码软件,价格不一样。如超速打码软件,打一万个码才1.8元。”一名同样为永诚网站打码的网友阿伟说,英文验证码一般是4-6个字符,这意味着要挣1.8元,至少需要人工输入4万个字符。

  在网络虚拟世界,打码已经形成了一个产业链:有验证码识别需求的客户—码老板—验证码识别平台—总代理—打码网站—打码工。在这个链条中,打码工处于最末端。

  “有很多干扰,让你看不清楚,极费眼神的。也有需要计算的,越难打就越多分。”阿霞说,她打码通常是深夜开工,因为软件出码快、夜班奖励高。“每天晚上12点,宝宝睡着后,打码三小时可挣25元左右。”去年12月,她陆陆续续在永诚打了十多天码,挣了388元。

  “打码很辛苦!别人晚上睡觉,我们在打码,我都快2年晚上没睡觉了。”阿伟说,白天奖励少、出码慢,夜班奖励高、出码快,晚上打是为了打得多些,为了冲任务奖励。“一打就好几个钟,但即便是高手,整个通宵也只能打80元左右。”

  去年12月25日晚,阿霞哄完孩子睡觉后,像往常一样准备打码,但她登录永诚后发现,网页上多了一条以站长名义发的公告,题为“永诚网赚联盟最后通告通知”。落款日期显示为该公告是当天凌晨4点钟发的。

  公告称:“经过这段时间的思考,还有参考会员的意见,又因为家里的事情,和自己身体的问题,站长决定不再运营网站了,请大家别再打码了。”公告还说,“所有的会员的欠款,会在2月底全部拿到,请不用担心,给大家带来的所有不便实在抱歉。我绝对不会欠大家一分钱的。”

  阿霞心中不安,赶紧申请拿回自己累积在永诚的388元报酬,但至今这笔钱仍未到账。此后,她发现永诚的网站一开始还能打开看得到公告,但很快就打不开了。与此同时,站长通常用来联络会员的多个“QQ网赚群”,也一下子都解散,站长连微博都删掉了,微信也删了好多人。

  “该不是跑路了吧?” 阿霞心生疑虑。随着事情的发展,不安情绪在永诚兼职网友会员中蔓延。

  “网站突然关掉,所有群解散,不是注销网站跑路还能是什么?”阿伟说,永诚网站出问题早有端倪。据多名兼职网友介绍,永诚并不是一个新的网络兼职平台,而是已经运作了多年,一直以打码为主业,后来业务才拓展到淘宝刷单。“最开始,打码薪酬在两天即48小时内就支付,但去年国庆后延长到4天,再后来是7天,之后是10天,要到了12月就压着不再支付。”

  在拖延支付兼职薪酬后,有人发帖质疑,永诚网站多次以站长名义解释,一开始说家里有事情,后来说是查打码作弊,并声称不会赖账。“这个网站在打码界原来口碑挺好的,运行好几年一直没出问题,大家也就没太逼。” 阿伟说,没想到突然就关了。

  据了解,永诚网赚联盟全站二十九万注册会员,活跃会员至少几千,以全职妈妈、残疾人、收入不高的上班族为主。

  记者查询发现,永诚域名注册资料显示域名拥有者为李恬适,2009年注册,2015年10月到期,注册地址为珠海。不过,网站的ICP(因特网内容提供商)备案号是重庆的。据了解,该网站去年在深圳南山区注册了一个公司,名为深圳市永诚网络有限公司,公司注册资本为100万元,但实缴为0。

  网站关闭后,来自全国各地的兼职网友开始维权:有人发帖控诉,有人组建QQ群联合讨薪,有人以“诈骗”名义报网警或所在派出所。据一些热心网友统计,每个人被欠的钱不多,但总额却颇大,截至17日统计到有346人,被“欠薪”金额达174334.41元。

  长期处理劳资纠纷的知名律师罗延飞认为,网络兼职属于典型的临时性按劳取酬。“网络兼职这种劳务关系中,提供了劳务服务的一方有权按照当初约定的标准取得报酬,这个法律关系是很明确的。”

  罗延飞告诉记者,虽然网络打码与我们日常的劳动或劳务模式有区别,比如雇主和老板并不相识,也不见面,无需制度管理,更没有日常性的工厂、办公室等工作地点,但其本质与日常劳务关系没有区别。

  他认为,被“欠薪”者可以到法院去起诉讨薪,如果能定性打码工作合法或者至少不违法的话,他们的报酬有希望能要回来。长期处理劳资纠纷的知名律师罗延飞认为,网络兼职属于典型的临时性按劳取酬。“网络兼职这种劳务关系中,提供了劳务服务的一方有权按照当初约定的标准取得报酬,这个法律关系是很明确的。”

  罗延飞告诉记者,虽然网络打码与我们日常的劳动或劳务模式有区别,比如雇主和老板并不相识,也不见面,无需制度管理,更没有日常性的工厂、办公室等工作地点,但其本质与日常劳务关系没有区别。

  他认为,被“欠薪”者可以到法院去起诉讨薪,如果能定性打码工作合法或者至少不违法的话,他们的报酬有希望能要回来。

  中国电子商务协会政策法律委员会专家委员赵占领告诉记者,打码本身不算违法行为,打码工与网站是劳务关系合同,讨薪关键在二者有何约定,“如果没有纸面合同,看有没有其他方式证明合同关系,如邮箱往来、聊天记录、以往支付记录等等,另外不管是纸质合同还是事实合同,都要证明里面关于费用是怎么计算的。这是关键。”

  “作为一种新的用工形式,一旦发生纠纷,劳工维权的难度远远大于传统的劳务工类型。”赵占领说,最麻烦的是没有合同,很难确定谁是真正的雇主,谁要承担支付劳务报酬的义务,对于报酬的计算标准,也可能会因此出现举证困难。

  罗延飞还指出,因为网络的虚拟性,很多人没用实名,用的只是一个代码,发生纠纷时,打码工得首先证明这个代码就是自己,这个就比较麻烦,仅凭自己知道工号、登录密码是否就能够证明自己是权利人是一个问题。

  另外,发生纠纷后,管辖也是个问题,这些打码工遍布全国,在哪里起诉?一般遵循原告就被告的原则,就是到被告所在地法院,这个成本是很高的。“况且他域名注册是在珠海,公司又在深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