躺着赚钱的日子即将结束经济型酒店使出浑身解

躺着赚钱的日子即将结束经济型酒店使出浑身解数揽客图

  每次来宁波出差,绍兴一纺织企业的员工苏婷都会把房间订在中山东路上的南苑e家酒店。每次,她都要花20元去酒店用早餐。

  最近一次来,苏婷发现酒店的早餐免费赠送了。而且,长期都是二合一的沐浴液和洗发水也分开了,这让有洁癖的她有点惊喜。

  今年以来,受国家政策影响,五星级酒店的日子一点也不好过,降低房价、团购等措施纷纷推出,这也间接影响了经济型酒店的生意。加上房租和劳动力成本快速上涨、同质化竞争严重等多种原因影响,经济型酒店面临发展瓶颈,躺着赚钱的日子渐行渐远。于是,它们开始在细节上做出改变。

  “房租成本上升了,用工成本上涨了,连高温天气也给我们绊了一脚,生意越来越难做。所以,只能在有限的客源里争取更多的市场,从硬件和服务做些改变。”针对早餐和洗浴用品改变的现象,南苑e家市场总监吴旭解释道, 虽然成本会涨一些,但他们觉得值。

  吴旭说,从上半年经营情况来看,酒店营业额和利润率都有所下滑。在宁波汉庭酒店一门店店长程群那里,得到了同样的说法。程群说,现在成本压力大,房价又很难有大的提升,收益和以前没法比,上半年酒店利润率同比去年下滑了10%以上。

  在采访中,不少经济型酒店负责人都大倒苦水,房租和劳动力成本快速上涨等原因蚕食利润,现在经济型酒店已经进入微利时代,不少酒店还面临亏损。

  市场的变化,会很快体现在财报上。记者了解到,就在前几天,资产四千万,欠债七千万的杭州怡莱酒店要被卖掉了,雷迪森旅业集团有限公司在浙江产权交易所以425万元挂牌转让杭州怡莱连锁酒店有限公司85%股权;华住酒店集团(原汉庭酒店)公布的第二季度初步经营业绩数据显示,集团二季度入住率、RevPAR(每间可供出租客房收入)同比均下降;如家快捷酒店公布的一季度未经审计财报显示,今年一季度亏损1940万元;今年7月份,七天连锁酒店更是从纽交所退市。

  宁波市饭店业协会相关负责人分析,这几年来,外来和本土的经济型酒店在宁波市场遍地开花。据初步统计,宁波经济型酒店已有200多家,今年以来,新开业的经济型酒店就有近30家。比如,汉庭现有14家店,58同城兼职昆明今年就要新增4-5家,南苑e家今年将新增5-6家门店。这些酒店都以平价为主要卖点,争夺市场份额,出现了供给过快和需求不平衡,激烈竞争也促使酒店压力加大,每个人分到的羹减少,盈利能力减弱。

  许多经济型酒店的经营性亏损,主要就是因为房租太高。程群举了个自己酒店的例子,5年前,市区一繁华路段4500平方米的店面,租下来差不多170万/年,但在不同合同里都有标注,每两、三、五年房租要递增,到现在,房租涨到了210万/年。“这是个老店面,签约早有优势,涨得并不算多,像一些新签约的地段,市场价被拔高很多,价格翻了好几倍的都有。”

  “现在人力成本实在太高了,占整体营业额的20%以上。就拿清扫员来说,2006年的时候,工资是死工资,每月在1100元-1500元之间,现在都是计件来算,做得好的员工都在2500元-3000元/月。”吴旭坦言,房租之外,人力成本提高也成了经营中的一大压力。而且,布草等易耗品的成本,包括洗涤费每年也在递增,这些,都让酒店的利润下降。

  除此之外,今年异常的高温天气阻止了游客出行的步伐,来甬游客量的减少对经济型酒店生意大有影响。照一个酒店负责人的话说,媒体频频对经济型酒店安全隐忧曝光,现在客人很多对经济型酒店安全卫生不够信任,再加上五星级酒店降价,房价差距减小让更多追求品质的客人放弃经济型酒店。

  面临成本上升、利润下滑的尴尬境地,一些酒店在自身上做了改变,就像苏婷在南苑e家看到的洗浴用品二合一的改变一样,不同酒店有不同的策略和做法。

  针对人工成本上升,汉庭酒店尽量把各个环节设置成自助,减少人工。“不仅要开源,更要节流,原来我们一个店的员工和客房数量比是23:100,相当于100个房间需要23个人工作,现在,这个比例减少到了17%-18%,一个门店一般减少了4-5人。多增加点自助环节,原有骨干员工多培训,人工成本也相应压缩了。”

  为降低房租和劳动力成本提高所带来的压力,一些酒店在房间设计上更加精打细算,单间面积只有其他经济型酒店的一半左右;有些酒店同一片区各个门店共享工作人员,哪里业务量增加就去哪个门店上班等。

  在硬件投入上,酒店还是比较舍得花钱,因为这样能让消费者体验到最直观的舒适感。比如南苑e家酒店选择更换大尺寸液晶电视机、选用高品质复合地板、席梦思翻新等。另外,也有一些酒店选择了送早餐、送积分、充值奖励、下载手机APP绑定优惠券等方式,照他们的话说就是,不管怎样,首先要把客人吸引进来,用各种途径抢占客源。

  宁波本土品牌3B酒店余姚门店开业一年多来,凭着大众时尚新颖的设计风格,赢得了广泛市场,出租率高达90%以上。该店总经理苏荣刚说,酒店第一家门店在2007年开业时定位的是经济型酒店,但在经营过程中发现,经济型酒店已满足不了一些追求高端品质的客人需求。于是,他们马上考虑转型。

  “我们新的门店在产品提升和硬件投入上都有非常大的改变,就拿一间客房的投入来说,原来只要5万-8万/间,现在投入要20万-30万/间,整体投入成倍增长。不过,销售态势也在不断见长,从目前经营情况来看,中端酒店的市场前景更为看好。”苏荣刚说。

  南苑e家市场总监吴旭说,现在连锁酒店集团会员营销都做得不错,能积淀下来很多忠实客人,像他们从2005年开业以来,积累了近100万会员,随着时间累积,这些客人的经济能力也在不断增加,也使中端酒店有了更大的发展空间。

  记者了解到,在炒作资本逐渐退出、高房租高成本的重压之下,大幅提高房价又得不到客人认可,不少经济型酒店都在考虑转型,开设中端品牌。比如南苑e家酒店今年4月份在三江口最核心区域推出了以“城市休闲、时尚体验”为主题的中端连锁酒店品牌—四季青藤酒店,位于杭州湾新区的四季青藤酒店即将于9月中旬试营业,另一家位于鄞州南部商务区的四季青藤酒店正在筹建之中;布丁酒店在今年7月推出了中端新品牌酒店Z hotels,平均房价比目前布丁的贵一倍;7天酒店计划推出类似“MINI五星级”的酒店,开展中端酒店的多品牌战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