暑期打工当心六大骗局找兼职不要轻信广告

暑期打工当心六大骗局找兼职不要轻信广告

  生猪行情

  近日,一则《53名武汉大学生暑假做兼职被扔东莞街头》的报道引起高校大学生关注,文中武汉铁路职业技术学院大二学生小刘和另外52名大学生通过中介公司介绍,坐上一辆前往广东东莞的大客车,本以为是去一家电子厂做暑期兼职工,不料却被扔到了东莞街头。

  暑期到了,很多大学生都想通过暑期打工接触了解社会,确实是培养和锻炼实践能力的绝佳途径之一。但由于大学生社会阅历较浅,生活经验不足,法律知识欠缺,这一群体容易成为不法之徒坑害的对象。

  小李是南昌某所大学的大二学生,平时他会在淘宝上批发一些袜子、电池、内衣等日用品在同学寝室里悄悄销售,每个月也能有千元左右的收入,够他在学校的基本开支。一次在高年级师哥寝室推销电池时,师哥跟他说有个朋友公司正在招收暑期社会实践的大学生,待遇优厚,怀着对新工作的憧憬,小李只身赶往沈阳。

  在火车上,小李跟邻座一个小伙子闲聊,得知这个小伙子在某地公安局工作,有经商头脑的小李特意留下小伙子的电话号码,方便以后联系。到达沈阳后,小李和接站的师哥朋友乘坐出租车赶往公司驻地,本以为是赶往公司报到,但出租车一路颠簸把小李带到市郊农村,产生怀疑的小李掏出手机,把自己的精确定位拍摄下来,并截图发给火车上认识的小伙子。那个小伙子接到截图后,感到非常奇怪,但此时小李已经失去联络。小伙子怀疑小李进入了传销窝点,将情况及时向局领导进行了汇报,局领导也非常重视,与媒体和当地公安机关联系寻求帮助。最终小李被警方成功解救。

  暑假来临,小张除了有点想奶奶外,并不想回家看继母一张漠然的脸。正好有熟人介绍小张去广州一个工厂打工,来之前介绍人说工厂提供食宿,有空调,更重要的是一个月4000元工资,这比小张平时当家教的收入高出4倍,她高兴地答应了,并马上买好去广州的火车票。

  坐了十多个小时的火车到了广州,小张彻底失望了——厂房里根本没空调,只有几台鼓风机样的大电扇在吹着,里面热得跟蒸笼一样。宿舍一个十多平方米的房间住了十个人,挤得转不过身,就一台吊扇吱吱呀呀地转。小张很想立马回家,但她想到花了几百元买的车票钱还没赚回来,又打消了这个念头。

  小张每天在厂房和宿舍间来回奔波,好不容易熬到发工资的时间,没想到说好的4000元工资发到手上只有一千多元,财务给她的解释是扣除个人所得税、扣除食宿的费用,就剩这么多了。小张拿着手里的工资,想想这个月吃的苦,眼泪一直往下流。

  南昌市148法律服务所熊律师告诉记者,现在高校到处贴满暑期招工广告,有些同学介绍的工作竟是干传销;有些承诺月薪3000~4000元的工作,包含了很多其他费用在里面……

  熊律师提醒暑期打工的大学生,在打工之前,一定要搞清楚用工单位是否合法合规,岗位是否适合自己,工作环境和条件是否安全有保障等;大学生还应注意,任何用人单位招聘时,都不得抵押身份证、收取押金等。另外一定要与用人单位签订劳动合同,只有签订了劳动合同,一旦产生劳动纠纷才能争取法律保护。

  招聘抄写员,双方签订书面协议同时缴纳50~100元押金,当将抄写好的资料按要求时间送去时,公司以各种借口拒绝支付报酬。劳动部门提醒,现在打印、复印一份资料的成本很低,为何要聘用抄写员还要支付高出复印成本多倍的劳动报酬?其目的就是收取押金。

  以发放宣传资料,支付高额回报为借口,非法收取50~100元不等的报名费,学生上街发放宣传资料,公司口头承诺,每名学生每月发放1000份宣传资料,可获得800元报酬。这样的骗局,其目的就是以高额回报为诱饵,骗取报名费。

  有些中介公司提供虚假家教,学生将“报名费”或“登记费”交过后,中介公司会给电话号码或手机号码让学生自己联系,当大学生按此号码拨打时往往是空号或是忙音,即使能够联系到所谓的“东家”,往往对方拖延见面时间,让学生来回奔波,最终只好作罢。

  中介机构或虚构用人单位,先用高薪信息引大学生上钩,收取信息费、建档费、体检费甚至服装费等费用后,就撒手不管。大学生拿着信息单要么找不着用人单位,要么上岗几天就被辞退,此前交纳的费用一分也拿不回来。

  有些用人单位利用文秘、翻译等轻松体面的工作,向应聘者收取一定数额的押金或者保证金,并许诺工作结束后退还,然而工作结束时大学生只能领到工资,保证金却不见了踪影。

  一些同学被个人或流动服务的公司雇用,本来讲好是按月领取工资,但雇主往往在快要付工资时找个借口将学生打发掉,或者找种种理由故意克扣工资。(记者熊春瑜)